html模版唐嫣:傻白甜不代表我 小紅帽能變女超人
發佈時間:2016-11-14 15:54:42|

香港商標註冊源:多彩貴州網|

作者:佚名|

責任編輯:DH010

說這話的時候,她的電視劇《克拉戀人》剛剛播出,在網上引發瞭136.6萬的話題討論度。然而這其中大部分都是質疑的聲音,有人說她演技差,也有人覺得除瞭傻白甜,她什麼都演不瞭。

說這話的時候,她的電視劇《克拉戀人》剛剛播出,在網上引發瞭136.6萬的話題討論度。然而這其中大部分都是質疑的聲音,有人說她演技差,也有人覺得除瞭傻白甜,她什麼都演不瞭。

之後的一年裡,唐嫣一直在努力改變著外界對她的看法。不管是拍攝走禦姐路線的雜志大片,還是進軍電影市場,你都能從中發現她細微的變化。也許這變化不算成功也不徹底,但至少唐嫣的形象已經不再是那個隻會對著鏡頭甜美微笑的女孩瞭。

最近,唐嫣的行程被排得很滿。10天前剛剛完成電影《歐洲攻略》在意大利的拍攝,她又匆忙回國參與新劇《錦繡未央》的宣傳,幾乎一天要跑一個城市。

我們就是在新劇的北京開播發佈會當天見到唐嫣的。當時她正坐在采訪間,接受上一傢媒體的采訪,聊到興頭上,她還會輕輕捂嘴、發出上海女孩一樣嗲嗲的笑聲。不過,一旦站在攝影師的鏡頭前,唐嫣便會把笑容全部收斂回去,顯露出自己成熟的那一面。

不光是角色的轉型,就連外形與神態,唐嫣好像都在試圖從曾經的“傻白甜”中抽離出來。

“我挺納悶,為什麼制片方來找我演李未央?”

《錦繡未央》是12年中旬在瀟湘書院連載的網絡小說,原名叫《庶女有毒》。在這部小說裡,女主角李未央經歷重生之後,擁有瞭開掛般的人生,面對曾經欺負、仇視自己的人,她絲毫不會手軟。雖然李未央依然被稱作“瑪麗蘇”,但她的性格卻相當冰冷、狠厲。

兩年前,當唐嫣第一次讀到劇本時,就喜歡上瞭李未央,“他們差不多在開拍前一年邀請我來演這部戲,當時給我看的不是最終版的劇本,其中還有很多需要完善的地方,但我自己確實被劇本吸引瞭,也沒有任何猶豫。”

然而,唐嫣是有自知之明的。在當時,她演過的角色大多是活潑正義的形象,而且其中沒有一丁點腹黑或反派的色彩。所以讓她納悶的是,制片方為什麼找她來演李未央?

制片人王瑩也被很多人問過相同的問題。在王瑩的印象裡,唐嫣是個外形甜美的演員,然而在選角之初,她卻毫不猶豫地選擇瞭唐嫣,“我覺得甜美的外表和倔強的內心是不沖突的,這種反差反而會帶給觀眾更大的沖擊力,而且其實選演員不是完全靠以往作品做評判的,更多的是要挖掘她的內在。”

“李未央,她給我很大的自信”

能接到《錦繡未央》的邀請,唐嫣的心情有點矛盾。一方面,她開心,因為這是從沒有過的嘗試,而另一方面,她多少會有些壓力,“我想他們之所以能把這麼重要的劇本交到我手裡,讓我擔這個重任,是真的相信我。”

既然是全新的嘗試,對唐嫣而言,如何理解詮釋角色是她首先要面臨的挑戰。“李未央”遠比唐嫣以往遇到的人物更加復雜——她本來是亡國公主馮心兒,身上有國仇,後來遇到瞭庶女李未央,在種種原因下負起兩個人復仇的使命,“如何把李未央對親人的善良和對敵人的狠辣融合起來,這點特別需要我去推敲。”

唐嫣是典型的射手座,樂觀、不記仇,和動不動就伺機報復的李未央太不一樣瞭。讀劇本時,她也懷疑,人真的需要這樣嗎?隻要遇到不理解的情節,她就和導演李慧珠中國商標申請探討,細致到每個表情和動作。

李慧珠私下和王瑩聊天時說,她原本擔心兩年沒拍古裝戲的唐嫣無法適應拍攝節奏,但唐嫣身上那種希望完成好角色的勁頭挺讓李慧珠感動的。

《錦繡未央》拍攝期間正值橫店的冬天,天氣濕冷。而唐嫣就穿著單薄的古裝,每天在這樣的環境裡工作14個小時。作為劇中的大女主,戲份吃重,她很少有空閑的時間。其實唐嫣有自己的房車來休息,但即便不需要她拍戲的時候,她也會堅持在片場觀察其他演員演戲,然後共同討論劇中的情節。

開機一兩周之後,唐嫣覺得自己終於能理解李未央,甚至和她合二為一瞭。至於哪一瞬間理解的,她不能確定,也許是“有一場戲要刺殺一個人,當刀刺下去的一瞬間”?

看著商標註冊香港她慢條斯理地回答關於角色的問題,橘子君和她說:“你現在看起來很自信。”

“真的嗎?”唐嫣略帶疑慮,想瞭想,說:“我覺得是李未央給予我的自信——她影響瞭我的性格,甚至是人生觀,演完這部戲之後,我發現自己的內心變堅強瞭,能明白什麼更重要,什麼不用去在意。”

“現在的我好像是小紅帽變女超人”

唐嫣今年32歲,但她仍然有顆粉紅色的少女心。住在劇組的時候,她習慣把Hello Kitty玩偶帶在身邊;一旦站在陌生的舞臺上,她很容易缺乏安全感;別說內心瞭,就連她說話的聲音也是軟軟糯糯的。

在演李未央的過程中,唐嫣又覺得自己變得更果敢幹脆瞭,“就好像小紅帽變成女超人,有時候我真覺得我就是個大女人”。

或許,這句話也能用來形容唐嫣塑造角色的轉變。去年年底,《錦繡未央》開機,而這之後,唐嫣真正迎來瞭自己的電影年。2016年,她相繼有三部電影上映,她也不再局限於扮演善良天真的人物。

《夢想合夥人》裡,唐嫣戲份不多,演的是一位拜金女。她的一雙眼睛不是盯著奢侈品,就是盯著富二代兜裡的信用卡,她有缺點,卻在創業之後明白瞭隻有“做自己的信用卡”才靠譜的真理。

《賞金獵人》裡,唐嫣又成瞭獵人團裡的大boss,有領導力,還美得特別有風情。戲裡打戲特別多,唐嫣全部自己完成,而且都是來真的。她說,拍這個戲能讓她隨時處於興奮的狀態。

最受爭議的應該是《大話西遊3》,當劉鎮偉邀請唐嫣來演的時候,她本能地拒絕瞭,因為她覺得朱茵的紫霞仙子太美好,演瞭就一定會被比較。確實,電影開拍之後,也很少有人相信她能演好這個角色。

其實,這三部電影中每個人物都是唐嫣從未接觸過的類型,然而結果卻是它們在票房和口碑上都沒有激起太大的水花,而唐嫣的轉型也沒能做到深入人心的地步。

觀眾期待她告別傻白甜,當她真的那樣做的時候,又有無數人唱衰,這本身就是件挺矛盾的事。

“不會給自己設限,因為每個人都有他的立體面”

唐嫣說過一句話,大體的意思是她演過的每個角色都有自己的影子,能從中看到自身的成長。也許就是角色的相似性,總會讓觀眾覺得她不管如何改變,仍然沖不破那個透明的屏障。

就像演《克拉戀人》的“胖妞”米美麗,唐嫣付出瞭第一次突破形象的轉變。對待《何以笙簫默》,她又覺得那不是純粹的偶像劇,而是更加生活化的風格。

從唐嫣每個角色、作品的區別看來,她一直在主動地尋求改變。有人吐槽她拍戲戴美瞳,她就摘掉,她說:“隻要是善意的意見,我一定會聽取的。”但在觀眾看來,這些改變太細微瞭,幾乎可以忽略為零。

自從《錦繡未央》宣佈女主人選之後,唐嫣的轉型再一次成瞭熱議的話題。各大媒體的標題幾乎都是“唐嫣轉型復仇公主”或者“唐嫣再也不演傻白甜瞭”。在新劇宣傳的發佈會上,記者的提問也離不開這個中心詞。

“你是不是被無數次問到類似的問題瞭?”

唐嫣點點頭,“其實大傢都喜歡新鮮事物,這個是真的,包括你和我,所以我覺得不存在所謂的轉型與不轉型的分別,因為對於我而言,我今天演過瞭李未央,並不代表我就不可以再演善良的人瞭,你明白我的意思嗎?”

她相信每個人都是立體的,一位演員可以詮釋不同性格的角色,一個角色也可以同時擁有善良和心狠手辣的內心。如果非要把演李未央定義為轉型,那樣就太絕對瞭。她要做的不是刻意突破某種形象,而是要挑戰多元化。

“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主觀意識,你沒辦法改變他們對你的印象和想法,其實做這些是為瞭自己努力,超越過去的成績,更像是場自我的較量。”

橘子君問她是否在意被貼上“傻白甜”的標簽,她很直接地說不在意,“因為標簽都是別人設定的,可是它並不代表就是你啊!”

台灣商標註冊 唐嫣每天都在思考。洗澡、卸妝……但凡空閑的時間,她一定不會停下來想事情,“當你非常清楚自己是什麼樣的狀態,那就算別人對你有不同台中申請商標的見解也沒關系。”

最後幾句

在采訪中,唐嫣對於“傻白甜”表達出來的態度是接受的。我問她,演李未央的時候是否想過通過這個角色改變外界對自己的印象?她說:“我不需要讓他們忘記,那些都是我演的,為什麼要去否定過去?每個人在不同階段有不同的狀態,現在可能就是演李未央最好的狀態。”

唐嫣明白,一位30歲的女演員不能總是對著鏡頭賣萌撒嬌,也不該被放在溫室裡保護著,她需要長大和成熟。她連續接拍瞭不同類型的電影、電視劇來塑造大女人或者禦姐的形象。

不過電影終歸不比後者,它的曝光時間短,受眾面狹窄,很難讓大多數人關註到唐嫣做瞭什麼。電視劇不一樣啊,最起碼不管你喜不喜歡,你都能知道唐嫣居然能演腹黑女瞭。

所以橘子君猜,大概現在就是唐嫣轉型的最佳時機——隻要改變刻板印象,她就邁出瞭成功的第一步。



台灣電動床工廠 電動床

台灣電動床工廠 電動床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歲月覆寫過往

tu932hsn4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